动物皮草退出时尚界后,羽毛制品会成为第二个皮草吗 新材料产业全面开花 火热背后“华而不实”须警惕

来源: 网络整理 2020-02-14

在过去的几年里,奢侈品公司与动物保护主义者们拉开了一场关于动物皮草的持久战。

而近日,在这场战争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们,似乎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目标——动物羽毛制品。

羽毛用于制衣,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

中国古代唐朝曾有记载,唐中宗女安乐公主就曾捕天下百鸟,制成了两条代价极高的百鸟羽毛裙。

而在2017年Chanel的春夏高定舞台上,带有羽毛装饰的晚礼裙也成为该系列的点睛之笔。

与皮毛相比,羽毛通常被认为是轻量级的动物副产品。

时尚界中的羽毛制品,包括羽绒服、羽毛装饰品等等大部分都来自于家禽中的鸡鸭鹅、火鸡以及毛色漂亮的野鸡,在使用时通常也会对羽毛进行化学处理及染色。

但这其中,也有一部分羽毛并非属于动物的副产品,比如说各种各样拥有彩色羽毛的鸟类。

对它们来说,羽毛被用作生产虽然不会直接导致死亡,但并没有恰当办法来采摘动物羽毛的人们,在对它们进行“拔毛”的过程,难免会使其受伤甚至间接死亡。据fashionunited报道,虽然在欧盟法律中又明确条款指出,活摘动物羽毛是禁止行为,但也指出在鸟类自然换羽周期期间获得羽毛属于合法范畴。

然而,大多数时候由于无法界定羽毛是否是在符合法律的范围内采摘,这些法律条款非但没有减少鸟类受伤的程度,反而刺激了羽毛服装产业的消费。

“羽毛并不是人类遵循人道主义获得的,它们可能来自于由于恐惧而死亡的鸟类。

这其中也包括羽绒制品,很多农民通过出售动物羽毛来获取额外的利润,购买羽毛制品一定程度上也等同于支持虐待动物的行为。拥有超过600万会员的动物权益组织,善待动物组织(PETA)对fashionunited说道。该组织在2017年发布的一个羽毛行业的相关视频显示,在中国的农场,很多农民正在从活着的鸟身上拔取羽毛,而这种行为几乎是羽毛制衣行业内高达80%的羽毛来源。

对于服装行业来说,它满足消费者对于羽绒商品的标准,但实际上它完全违背了人道主义。

尽管如此,就目前来说,找到可以替换羽毛制品尤其是羽绒服的原材料,远不像制造人造皮草那么简单。

尤其是像加拿大鹅和Moncler这样以羽绒产品为主的品牌更不可能轻易的改变他们传统的滑雪夹克。

为了更好的规范羽毛制品,时尚业界开始推崇使用负责任的羽绒标准”(Responsible Down Standard,以下简称RDS)认证的羽绒,该认证标准由一直致力于服装和纺织品可持续发展的全球非盈利组织---纺织品交易所设立,可以通过纪录动物的信息来确保羽绒制品的可追踪性,避免一些为获取羽毛而野蛮圈养动物的行为,SALEWA就在2015年推出了完全经过RDS认证的羽绒产品。

除此之外,对于常常用于装扮鸡尾酒裙、包袋和配饰的装饰性羽毛,一些品牌也开始逐渐寻找可替代性材料。

曾经为Dior设计制作帽子的设计师Stephen Jones表示,虽然他一直有用动物羽毛制作帽子,但他也在寻找一些诸如塑料、聚酯纤维、泡沫和薄纱等人造材料作为替代品。

换句话说,只要农民、设计师、零售商、企业集团和供应链成员可以选择尊重动物权益,羽毛产业的供应链其实是可以追溯的。

然而,这并不代表对羽毛制衣对动物完全没有伤害,如何保持生产价值与人道主义两者的平衡,需要这些品牌们做更认真的思考,否则很难说,羽毛会不会成为时尚界的第二个“动物皮草”。

新材料产业全面开花 火热背后“华而不实”须警惕

近日,科技部印发《“十三五”材料科技创新专项规划》,助推中国新材料发展大提速。

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预测,新材料领域产业前景良好,到“十三五”末市场规模将达万亿元。

紫荆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国文认为,“十三五”期间,我国新材料产业年均增速在25%左右,预计到2020年我国新材料产业总值将超过6万亿元。在前沿新材料领域,有望形成一批潜在市场规模在百亿至千亿级别的细分产业。

(资料图片 来源于网络) 新材料企业跑马圈地新材料技术是世界各国必争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成为当前最重要、发展最快的科学技术领域之一,由于市场前景巨大,其也成为各路资本竞相逐鹿的竞技场。

当前,国内企业在相关领域更是“跑马圈地”,唯恐落后。2月,河南佰利联20万吨/年氯化法钛白粉项目开始动建,项目总投资18亿元;4月13日,总投资50亿元的上海璞泰来锂离子电池材料项目奠基在江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举行,包括隔膜、涂覆隔膜和负极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4月20日,恒力盛泰(厦门)石墨烯科技有限公司、华西能源与高新区签订《四川自贡石墨烯产业园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书》,该项目投资,投资额累计达41亿元……在政府的扶持下,我国半导体产能将在未来2~3年出现明显成长。

业内人士预计,2019年,我国晶圆产能将占全球晶圆产能的18%以上,拉近与台湾地区和日本的差距,从资本支出规模来看,也将会从今年的70亿美元,一举突破100亿美元。

同时,我国纤维产业也在不断发展,由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向从大到强的阶段转变。

东华大学材料学院院长朱美芳表示,在功能性纤维方面,中国的实力比较强,质和量均处于领跑地位;在生物质纤维方面,与国外处于齐头并进初步发展阶段;在高性能纤维方面,中国处于跟跑和并跑阶段,整体实力还有待提升。

“近年来,政府投资平台、战略投资者与市场化VC/PE机构合作越来越紧密,联合成立产业投资基金或者并购基金成为新常态。

新材料上市公司约占A股上市公司总数量的1/5,奠定了行业基础。启赋资本投资总监方妍妍表示。

全面开花多而不实虽然国内新材料产业投资如火如荼,但不少领域“雷声大、雨点小”。

浙江大学材料学院院长韩高荣表示,目前中国从事新材料研发、规模化生产的企业都是小企业,缺乏有担当的大企业从事前瞻性新材料产业化研究。

“这主要是由于企业普遍存在急于求成的问题,能够投钱研发未来用的材料的企业很少,都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收益。韩高荣说。

“很多化工新材料的研究机构和企业,不是在寻求扎扎实实地研发产品,而是在想如何通过这个东西进行资本运作,产品没成熟就开始炒作。青岛领军新材料董事长聂传凯这样认为。

以碳纤维为例,近些年来,随着政府在产业政策方面的支持,我国碳纤维行业呈现全面开花、大干快上的局面,全国各地规划的碳纤维产能甚至超过了我国之外全世界的碳纤维产能。

但这只不过是虚假的繁荣,成本居高不下、良品率低导致碳纤维开工率低,产量远不能满足国内需求,大部分企业都在模仿、卖产品,炒作碳纤维概念,缺乏定制化的解决方案能力,前景堪忧。

“关键还在于企业要静下心来做产品,做研发,拿产品说话,拒绝华而不实的产品概念炒作,以市场为导向做出一些接地气的产品。聂传凯说。

良性发展须务实创新“现在新材料行业还是比较火热的。

但是新材料创业项目回报其实并不尽如人意,专注投资新材料创业的风险基金数量远小于大家的想象,长期坚持在新材料创业投资领域的资深投资人非常少。创业接力基金主管合伙人、上海创业接力科技金融集团副总裁祁玉伟表示:“行业的持续火热,离不开国家政策的鼓励支持、前沿技术的日新月异、大量创业者的涌现,需要企业创始人更加务实,同时有强烈的开拓创新意识和能力。业内专家表示,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在新材料领域虽取得不俗成绩,但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仍有较大差距,还存在创新能力薄弱、装备工艺落后、市场培育不足、支撑体系不健全等突出问题。

特别是关键材料保障能力不足,产品性能稳定性有待提高。

《规划》中也提到,“十三五”期间,要着力解决先进结构材料设计、制备与工程应用的重要科学技术问题,重点研究高性能纤维及复合材料、高性能高分子结构材料等。在高性能碳纤维材料、新型生物基材料、高性能合成橡胶、3D打印高分子材料等方面完成创新研究。

中复神鹰碳纤维有限公司技术部部长郭鹏宗则认为,化工新材料企业要坚持规模化生产和品质提升,充分发挥已有产能,发挥规模效应,有效降低成本,提高产品质量,摆脱低端恶性竞争现状。

上一篇: 2018年亚洲产业用纺织...

下一篇: 百余家中企亮相迈阿密纺织...

猜你喜欢

GUESS YOU LIKE
产品推荐
发布求购者信息 x
*
*
*
*